English version | 旧版链接
An expert is one who knows more and more about less and less.
      ——Nicholas Murray Butler
人机大战与反腐败
| | 2016-3-29 | 2333

人机大战”与反腐败

何家弘

3月15日,世人瞩目的“人机大战”终于落下帷幕。在五番棋对抗赛中,人工智能机“阿尔法狗”先胜三盘锁定胜局。虽然韩国世界围棋冠军李世石在第四局中用一手怪招打乱“阿狗”的思路,从而为人类挽回一点尊严,但最终以1:4败北,让世人领略到人工智能产物的高超能力。

“阿狗”的思维严格遵守人类为其设定的程序规则,其优势大概就在于它可以拥有大信息并快速处理大数据。而且,它没有人类的七情六欲和私心杂念,不疲不倦,无怨无悔,更不会遭受人类社会中各种权力或利益关系的干扰。于是,一个问题就浮上我的脑海:“阿狗”能否在我国的反腐败中发挥威力?我以为,答案是肯定的,特别是在预防吏政腐败的领域。

吏政腐败是最要命的腐败,也是最难治的腐败,但是,整肃吏政又是反腐败的必经之路,而且会事半功倍。一方面,吏政清明可以提升官员的道德水平。通过行贿上台的官员很容易受贿甚至索贿,而以清廉方式上任的官员则更容易保持清廉。另一方面,吏政清明还可以促进整个社会的反腐倡廉。政府官员在社会中具有较大的行为影响力。官员腐败则社会腐败,官员清廉则社会清廉。那么,如何防范吏政腐败?常言道,人入仕途盼升迁,因此官员的选任方式就是官员行为的指向标,也是整肃吏政的切入点。

按照法律规定,我国的干部选任有两种基本方式:其一是民主选举;其二是上级任命。但是在现实中,干部的选任一般都是由少数人在幕后决定的。于是,民主选举是徒有虚名,任人唯亲则屡见不鲜。在当下中国,吏政腐败更多地表现在“上级任命”这种干部选任方式上。在具备基本条件的人数超过选任人数的情况下,有权决定者往往会优先考虑自己的亲友,或者优先选拔自己的亲信,包括下属、秘书乃至司机。诚然,一些道德高尚或高瞻远瞩的领导人在幕后决策时也能客观公允任人唯贤。可惜在当下中国,这样的领导难为多数。于是,“重关系”和“重站队”便成为官场的潜规则,请客送礼乃至买官卖官也就屡见不鲜了。

其实,各级干部的选任都有一定的规则和标准,但是决定者享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而且决定过程封闭,缺乏有效监督,所以这些规则标准就成为了摆设。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在这种行为导向下,一些干部不把主要精力放在本职工作上,而是一门心思经营关系,攀龙附凤,结党营私。我们不能期望选任干部的决定者都是道德高尚或高瞻远瞩的人,因此必须通过制度完善或创新来防范吏政腐败,而且可以利用现代科技手段,譬如启用“阿狗”那样的人类智能机。

“阿狗”是铁面无私和客观公允的,是不会接受贿赂的,也是遵守规则的。因此,让“阿狗”代替人去处理与干部选任有关的大数据,去适用选任规则和标准,一定能有效地防范吏政腐败。诚然,“阿狗”是人设计的,有关的规则也都是人预先制定的,而且,“阿狗”缺乏人才选拔所需要的灵活性,其确认的数据有时也很难全面准确地反映候选人的综合素质,但是“阿狗”的介入可以保障规则的严格适用,可以有效地防止任人唯亲和买官卖官,也可以促进官员群体行为方式的转变,即从“以关系文本”的行为模式转变为“以规则为本”的行为模式。这种转变不仅有利于依法治国,也有利于干部敬业精神的养成。各级干部不再为关系而奔忙应酬,就可以把更多的精力用于本职工作。当干部们养成“以规则为本”的行为习惯时,当官员们的道德水平都有很大提升时,当吏政腐败不再是严重问题时,“阿狗”们也就可以退休了。